风师妹咱们去哪里呀

鸦包 片段式作死1

第一次写着玩玩 不知道有没有车 只想欺负包子


章一 引狼入室



郑大雄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。

身受重伤昏迷的男人苏醒后,明明上一刻还微笑着说要报答,却在郑大雄拒绝后,下一秒就露出癫狂狠戾的表情,令郑大雄心惊胆颤。

“我乌鸦最讨厌欠别人人情,呐,傻仔你再不说我就丢你喂鱼啊!”

郑大雄不会说话,胆子又小,乌鸦用手指着他,周身的气势让他的动作有些僵硬,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示弱的求饶低吟。家里父母去世得早,空旷的房子只有郑大雄一个人住,平时街头巷尾的流浪汉累了饿了会习惯性来乞讨,甚至直接住下;郑大雄对此没有怨言,在他看来,房子大、空,给没有地方睡的人睡一晚也没什么,在郑大雄眼里,乌鸦同那些流浪汉没有任何区别,偏偏眼前这个被救的男人不相信事情就这么简单,郑大雄维持着一如既往的软弱姿态,逆来顺受地任由勇猛的男人攥住衣领,吆喝逼问。

乌鸦狠盯着郑大雄很久,对上那双浸满恐惧湿润的眼睛——他忽然回忆起中学时,班上长得漂亮的女学生,穿着白色校服裙,被他堵在巷子里强逼着亲嘴,女生就会露出如同郑大雄一般不谙世事的惶恐眼神,画面一瞬间重合了,这个发现莫名让乌鸦下腹一热。

“那这样,我让你爽一次就算报答你了,怎么样?”乌鸦坏笑,轻拍去郑大雄脸上的面粉,顺势落下一吻。如被电击似的,郑大雄不住后退,慌张比划手势,表示不需要报答。乌鸦故意装作不明白,扯开郑大雄领口两粒纽扣,说:“小哑巴,你在说什么呀?我看不懂。”郑大雄惊异地抬头,被乌鸦眼中不怀好意的笑意吓坏了,不小心跌倒,连忙跪着要逃跑,却被乌鸦一把掐住后颈拖回原地,挨了一巴掌。

“跑?还敢跑!再跑,卖你去泰国当人妖啊!”

郑大雄侧过头愣愣地捂住脸,连逃跑也忘记了。被乌鸦扛在肩上,郑大雄才如梦初醒般开始反抗,死死咬紧口腔的嫩肉,鼻头不断抽动,双眼泛红,液体盈溢眼眶,喉咙发出垂死挣扎的细微哽咽,锁骨在衣物里若隐若现。他不敢打乌鸦,因为乌鸦会更加凶狠地报复回来,郑大雄怕疼,怕得要命,刚才那一巴掌差点让他哭出眼泪,然而他没有放弃,在进房门瞬间,郑大雄紧紧扒拉住门框,妄图拖延时间,乌鸦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下来,通过郑大雄死寂的绝望眼神,乌鸦得到无上的满足。

简直像在欺负纯洁的处女一样。